所在位置: 前沿科技首页 > 最新文章 > 精准医学  > 正文

为8亿农民乡亲“暴走”坚守 144万村医在战“疫”

2020-02-13 09:56:31 来源: 新华社 作者: 朱青 陈诺 黄博涵

新华社合肥2月12日电(记者朱青 陈诺 黄博涵)城市之外,是他们的“战疫”现场。乡野之中,脚下便是阵地。目光所及,是至亲的乡亲邻里。

此时此刻,全国144万乡村医生正在广大农村,为8亿农民乡亲“暴走”坚守。身着白大褂的身影仿佛一面令人安心的旗帜,他们手持测温枪,靠着脚步筑起防线、举起盾牌。

144万“乡土白”是初春田野上最独特的颜色,他们脑海里只有一个信念:一直走,一直守,直到生机归故土。

  我不能停下来

41岁的尹寿春很想坐一会,但双脚仍然在交替带着他向前,晨光在安徽和县孙堡村渐渐照亮,数千名乡亲在等待他的脚步声。他是疫情到来之后唯一没有被隔离的村医,每个人都在家,他却一直在路上“暴走”。

尹寿春走在防疫的路上。(鲁良飞 摄)

每天走访100多户,使用体温枪测温以防止交叉感染、排查、登记,他在2003年站上非典抗疫一线,时隔17年又再次挺身而出。“我不能停下来。”他说,再次迈开了脚步。

  喝口茶就不困了

一手拿着体温枪,一手拿着消毒液。安徽全椒县官渡村里,刘金平和郑桂霞这对干了36年村医的夫妻,已经记不清在村里一天往返了多少次。夫妻俩在村口的24小时检测点、卫生室和村民家里不停穿梭,一天之中上千次地举起体温枪。

刘金平的茶杯中茶叶7分水3分,他说喝浓茶是为了晚上值班时不打瞌睡。(沈果 摄)

休息时间零碎的像最近阴天中偶尔透下的阳光。脚步不停的刘金平随身带着一杯七成是茶叶的茶水,“喝口茶就不困了。”他眯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笑了。

连续工作十多日的刘金平眼中布满红血丝。(沈果 摄)

  穿上白大褂,我就是一面旗

这半个月,丁永奎走的路程快赶上过去一年的远了,“霸屏”微信运动。做村医20年,抗击过非典的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忙。

他所在的安徽金寨县楼房村距离湖北省仅3公里,进村卡口就是他的防疫前线。村里需要隔离的村民一天需两次测量体温,最远的一户距离卫生室10公里。47岁的丁永奎真希望像孙悟空一样可以分身出几个自己来,一边走家串户一边盯两个卡口。

丁永奎(左一)与镇村干部守在卡点,成了一抹最亮的颜色。

村里唯一穿白大褂的丁永奎特别显眼,“穿上白大褂,我就是一面旗,有我在,乡亲们安心。”他说。

  用体温焐出来准确

“抗击肺炎第一线,愿世界一切安好!”漆学涛大年初二的这条朋友圈获得了146个赞。那时的他,确实站在第一“线”上——那是安徽与湖北的省界线。

漆学涛大年初二的朋友圈截图。

安徽金寨县漆店村毗邻湖北麻城,卡点就设置在省界碑旁。凌晨的大别山腹地,气温接近零下10度,红外线测温枪在室外无法正常工作。即便自己瑟瑟发抖,漆学涛还是把冰冷的测温枪塞进怀中。 “焐一会才能保证准确。”整整一夜下来,漆学涛的手已经冻得麻木,甚至按不动测温枪的按键。

“都没发烧,都健康着哩!”漆学涛颤抖着发紫的嘴唇说,这一夜心里好踏实。

  有可爱的你们,我不害怕

1月27日凌晨3点,急促的铃声把在卫生室睡下不久的村医朱世勇惊醒,“确诊了!”电话那头说,朱世勇心中咯噔一下。他没想到,他所守护的安徽明光市大夏村 “战疫”的炮声还是在耳边炸响了。

朱世勇在给卫生室消毒。

凌晨五点,他再也睡不着,早早换上了防护服,在微明的天色里背起喷雾器赶到确诊的村民家中消毒,再马不停蹄地一一询问密切接触者。“我若是害怕了,乡亲们不更害怕吗?”他说。

年夜饭是一碗方便面,朱世勇忙的几乎忘记了已经半个月没能回家。乡亲们送来花生,拉起他的手邀他上家吃晚饭,家里人关切的电话……他有些哽咽:“我不害怕,我有可爱的老婆孩子,有可爱的乡亲们。”

  把我们关起来的爸爸

安徽肥东县胜联社区卫生室里,最后一个病人离开时已是夜深。村医崔爱国和周超群夫妻将卫生室全部消毒之后,两个孩子从里间宿舍欢快地跳出来,他们终于可以在一天中第一次走出这个房间活动。

还没来得及买任何年货,这对村医夫妻就站上了抗疫一线。走访、监测、诊疗、执勤,他们带着两个孩子把家安在了卫生室,从此,两个孩子最期盼的是深夜爸爸能把他们“放出来”。

崔爱国和周超群的两个孩子在卫生室已消毒的隔间内学习。(新华社记者黄博涵 摄)

“爸爸,我们什么时候能白天出去玩呀?”小儿子问。“等到坏病毒没有了,外面生机勃勃的时候。”崔爱国看着孩子天真的眼睛,认真地说。

责任编辑: 桂楷东